儿子快埋怨死我了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17 23:09    次浏览   

记者了解到,早在去年4月份,就有农民来此讨要退款。当时,合兴公司的总经理窦奇还表示:“移民需要审核和排期,所以等待时间比较长。”记者多次联系该公司负责人,均无法联系上。

“济南出入境管理局说他们已经吊销了合兴的营业执照,正在调查与合兴同属中港国际投资公司的珠海远邦等三家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王先生说,“他们都建议我们打官司,可现在哪还有钱请律师呢,就算有,打官司时间这么长,合兴的人早都跑了。”

“我们不想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们只想要回自己的钱。哪怕他们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有个机构能监督他们确保我们能拿到钱也可以。家里就要开始忙农活了,我们真耗不起。”一群汉子围着记者说。

3月29日,记者来到山东合兴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公司4间办公室里,有50多名前来讨钱的农民。有的人没钱住旅馆,就在公司吃住,“万一经理能来,我们就有救了。”来自江苏南通的老余说。

老余说:“从年前就有人来要说法了,一批一批的,每天都有100多人在这儿。前些日子有喝农药的、自残的、跳楼的,都被逼得没办法了。”

随后,老余带着记者来到公司的会议室,里面一片狼藉,有人在吃东西,有人在睡觉,玻璃上还贴着“欠债还钱”的标语,与公司挂在对面的“以诚为本,以客为尊”标语形成鲜明对比。

“2013年10月份,我看到山东合兴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的宣传,说可以办理到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做技术工人,每月工资两万多元人民币。”王先生讲述自己的经历说。

还吊着手臂的张先生走了过来,他就是老余口中自残的人:“我是江苏连云港的,为了凑够4.8万,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来济南20多天,已经快没钱吃饭了,更别提回去的路费了。儿子快埋怨死我了,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针对农民们的困境,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新亮说:“如果他们能证明该公司明知不能成功办理技术移民却还开展这个项目,那就属于诈骗,公安机关有义务立案侦查。如果不能,那就属于合同纠纷,只能打官司。时间的话,7天内立案,40天内开庭,6个月内审结。”

不只是他,还有沈女士,家里孩子没人管,只能带着孩子来要钱。“妈妈、妈妈,我想回家……”听着孩子稚嫩的声音,沈女士红了眼眶:“听说这个办公室的租赁合同3月底就到期了,和尚跑了庙也没了,让我们娘俩怎么活啊……”

“按照合同约定,9到13个月办不下来就退全款,但从去年11月到现在,我没见到一分钱。”来济南讨说法的他,“发现有1300多人和他一样。”

如今,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锁。“现在连每人5000元都没有了,只有昨天每人发了250元。”

“面试之后就签了合同,我付了中介费2.8万元,收到加拿大那边的邀请函之后又付了1万。”但从那之后,王先生再没有得到消息。在一年的申请等待期之后,王先生得知自己并没有办下技术移民。

记者了解到,前来讨钱的农民各自的生活都不容易,有的人一家几口都报名,搭进去十几万元。今年50多岁的肖先生拿着家里老人的病历对记者说:“两个老人都病了,家里还有三个孩子,我真是不想活了。”

“讨钱的来自全国各地,天津、陕西、辽宁、江苏等地的都有,还有云南的,来回路费都快掏不起了。”

“我看他们在工商局注册了,也有公安局出具的《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许可证》、质监局出具的《组织机构代码证》,所以很放心地付了500元来济南面试。”

王先生介绍,公司最初给签了还款协议,但从2月份拖到3月份,每次都不算数。后来,公司给出“滚动退款法”,每天退20人,每人每次退5000元。“有上千人等着退钱,每人至少35000元,算下来我好几年也拿不到钱。”公司的做法让讨债的农民接受不了。